当前位置:主页 > 阳光故事 > 深夜故事 >

村前的风水林 ——《坡心杂记》之三

发布时间:2018-03-11 编辑:一米阳光

村前的林

——《坡心》之三

坡心村前面一公里处的双水溪畔,有一片古老的风水林,面积约有四亩。村里人称这片风水林为“水口山”。雷州话的“山”,意指“林子”。风水林是为了保持良好风水而特意的树林。

水口山树木蓊郁,葛藤环绕,仍保存着原始的次生林状态。每当山洪暴发,大水自坡心村前向双水溪泄泻而来,把这里冲刷出一条长约五十米、宽约一米、深约一米多的水沟,水沟下面与溪连接处,因为落差高,日长月久,奔流直下的大水把下面冲出一个大水潭。村里人认为,这是村子前面风水的一个缺口,“煞气”会由此乘虚向村而来,导致村的好“风水”跑掉,需对此处林木加以保护,借林木阻挡煞气。为此,村里世世代代对这片风水林情有独钟,爱护有加,即使在极端贫困或急需柴薪时,也决不采其一树一叶,保其自然生长。

村里世世代代重视水口山的保护。这一举措客观上通过培护“水口山”的林木,来防止风水山水土流失,保持风水山的稳固和优自然生态环境。

风水林是人们深受风水思想的支配,认为对平安、长寿、多子、人丁兴旺、升官发财具有吉凶影响的。它是古代人们风水意识的产物,影响至今。风水林培护体现的风水绿化思想:体现了古代人注重林木景观、推崇绿化环境的风水思想,体现了倡导植树的风水绿化思想,体现了禁止毀林的风水护林思想。

风水林蕴含的是“天人合一”的自然观,竖起的是一道天然的抗灾屏障。

风水林木长久的生存,对我们今天开展植树护林、绿化环境、积蓄资源都很有借鉴意义。

站在坡心村前向西望去,这片郁郁葱葱的“水口山”有如一块巨大的碧玉,与溪水相映,为坡心村增添了一道的风景。

“水口山”的树木种类繁多,大多为耐贫瘠、干旱,力较强。这些树木、老藤盘根错节、枝繁叶茂、浓荫蔽日,一般都能活上百年数百年。有的树龄与村落历史一样久远。

其实,我们从科学方面来细想一下,风水林有着它的现实意义:它既能间接唤起人们对植树和保护原生态环境的意识,又有挡风、遮日、护财、护林、护宅、藏风聚气的作用;它既能起到保护水土植被、减少水土流失,又能起到美化环境和完善生态系统的作用;它既具有调整温湿度、净化空气的作用,又能形成大片负离子场,对人的健康长寿大有益处。

即使受到干旱的影响,“水口山”林下的水沟仍是泉水潺潺,日夜长流。这些风水林宛如一道坚实的绿色屏障,庇护着全村世世代代。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”,正是这片古老“天然树木园”的写照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,后尾塘村一妇女因琐事,一时想不开,便带着一条绳子,悄悄跑到“水口山”上吊了。她家人寻找了一天,后来到“水口山”,看到她吊在一棵“山竹梨“树枝上,已气绝多时。

“水口山有吊死鬼。”有人这样说。

“水口山毒蛇多,不要到那里去。”大人对小孩子说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该林子常有白鹭、斑鸠、山鸡等多种鸟儿栖息。有时候,黄昏时,还可看到百鸟翔集的景观,鸟儿吱吱喳喳的欢叫声老远就可以听到。穿山甲、黄鼠狼、山猫、蟒蛇等蛇兽类也在林中出没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下午,我和村里的小伙伴张富到双水大队药村收购站出售蚯蚓干,傍晚时分,我俩踏着融融月色高兴地回家,经过“水口山”时,走在前面的张富惊叫一声:“哇,前面有条什么东西?”

我一听,定神探头一看,发现前面五米开外的路面有一条黑白相间的长长物体。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说:“是蛇呀,是条大蟒蛇。”

张富一听,吓得立即退了一步,说:“幸亏我先看到了,要不就踩上了。”

蟒蛇的主要特征是体形粗大而长,是世界上最大的较原始的蛇类。我曾多次在野外见过蟒蛇。有一次,田园村符华福夜里打着手电到村前的双水溪捕鱼,不意在溪边捕获了一条二十多斤重的大蟒蛇,大队干部购下此蛇,在供销店墙跟架起大铁锅煮熟分食了。当时正是上午放学时间,我回家经过大队部时,看到血淋淋的蟒蛇被挂在大队供销店前一棵几米高的桉树枝头上,有两米来长,一中年男子正在操刀脱蛇皮。

大人告诉我们:蟒蛇无毒,但会绞死人,遇上蟒蛇小心为好。

在傍晚遇上了蟒蛇,我和张富感到有些害怕。我俩只好静静站着,粗气也不敢出,紧张地注视着蟒蛇的动静。半个小时后,蟒蛇慢慢向路边蠕动,钻进山林里去。

我和张富立即撒开双腿,快速通过了这段小路。

蟒蛇是当今世界上较原始的蛇种之一,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,现在乡间已不见踪迹。

水口山也曾是鸟兽的天堂。

我小时候,常和小伙伴们常到水口山掏鸟窝或摘山果。有时也在“水口山”下面的深潭或溪里钓鱼。

有一年,水口山里一棵“山竹梨”树上,有白鹭新筑的窝。我曾几次独自进入林中,上树察看白鹭在窝里下的蛋。白鹭蛋壳青白色,一窝有四、五个。

过不了多久,便可看到小白鹭出壳了,这些小白鹭一听到有动静,便伸长脖子,“吱吱吱”直唤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纪家公社为解决双水大队、坡门大队农旱地的灌溉问题,组织人力开挖雷州青年运河双水大队至坡门大队支河。在临近坡心村的河段,数百名青壮男女劳动力齐聚工地,开展挖河劳动。

挖河工地一时红旗招展,号声嘹亮,歌声飘扬,喧闹异常。因为工地四周是农田,一马平川,一些人便把水口山当成了临时厕所,此山一时人粪遍地,臭气熏天。

人粪便虽臭,却是上好的农家有机肥。村里有的老人闻“臭”而动,带着畚箕,到“水口山”拾捡人粪便,不多时便可拾到满满的一畚箕。

分享这篇文章:

看过本文的人还喜欢以下文章

深夜故事:现在真实的监狱生活是什么样的
深夜故事:现在真实的监狱生活是什么样的
深夜故事:现在真实的监狱生活是什么样的 几年前在外面瞎搞,年轻气盛群殴!将人砍成重伤!故意伤害,6年! 既然题主问的是监狱里面的生活状况,那我就谈谈这段经历。 出事后,在外面跑路半年,然后被捕,在看守所带了半年,走完程序被送往监狱服刑。刚入狱那会是很兴...
关于藏族天葬的故事,那年我亲历的扎西奶奶的西藏天葬
关于藏族天葬的故事,那年我亲历的扎西奶奶的西藏天葬
关于藏族天葬的故事,那年我亲历的扎西奶奶的西藏天葬 在我们藏民来看,天葬是极好的一种方式,但从你们汉民族的角度就看出了魔幻。而汉族人去世的土葬,在我们眼中则是不可思议的。 作者:杨海滨 1978年,我从青海省的班玛县完小升入赛来塘中学。 班玛是个藏族自治县...
经典人生感悟:是不是年纪越长,一年就过得越快?
经典人生感悟:是不是年纪越长,一年就过得越快?
经典人生感悟:是不是年纪越长,一年就过得越快? 我少年时,逢岁终年末,便觉不安。觉得年这一去,就此不返。仿佛一个手机用久了,要扔时,忽然舍不得,前尘往事都上心头。 文/张佳玮 而且人越是长大,越觉得时间过得快。总觉得什么都没做呢,一年过去了不对啊,小时...
阳光故事:妖孽修真在都市 - 第五章 武道尊者?
阳光故事:妖孽修真在都市 - 第五章 武道尊者?
阳光故事201804:楚向东虽然是光头,但这黔南境内,没有一个人敢嘲笑他。今天他本是在匀城最高级的落花大酒店吃饭,却突然接到了自己小舅子海东青被打的消息。海东青被打,那是小事,但敢于动海东青,那就是没...
阳光故事:隋末风雨 第25章 弄错了
阳光故事:隋末风雨 第25章 弄错了
阳光故事201804:林江很想叫她开门,但是想想还是放弃了万一里面正在紧要关头怎么办呢,所以,还是乖乖的跟他们一起在外面等吧。苏丽真不想在进来,但是不进来肯定不行,在外面肯定会被问东问西的,所以,还是...
每个登上珠峰的人 都踏过无数无名尸体
每个登上珠峰的人 都踏过无数无名尸体
每个登上珠峰的人 都踏过无数无名尸体 许多人质疑攀登珠峰,保姆式登山、太多向导相互协作、有钱了不起。 但珠峰的真实的定义是,能爬这个相当于8000米极限级海拔的一个基本水平线。能攀登的同时需要具备所有冬季技术装备的使用能力,并且身体具备高海拔的强适应能力。...

 

以上就是阳光美文网为您精心整理提供的关于《村前的风水林 ——《坡心杂记》之三》全文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。